您的位置:

首页  »  催情迷奸  »  偷情的巨乳淫母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偷情的巨乳淫母
时代越开放,贞操观念就越薄弱,很多已婚女性开始追求自己内心的深沈慾望,慢慢摆脱掉传统观念的约束,勇敢的追求人生中的另类刺激,甚至满足最基本的生理需求,婚内外遇出轨的女人越来越多,而我的妈妈也是其中一员。回忆这些年,和我妈上过床的男人,大概是不计其数,估计连我妈妈自己都已经记不清她到底跟多少个男人发生性关係过。不过对我而言,初次的印象是在小时候。这一件事情发生在我国小六年级的那一年,让我现在印象还很深刻

话说我妈陈素纯真的是个长相很普通的女人,身材有点胖,但胸部很丰满,硕大的乳房有38E罩杯,浑圆丰腴的肥臀及富有弹性雪白肥胖的大腿,衬托出老妈充满了性的诱惑的成熟肉体,尤其是当妈妈穿上紧身套裙,更能显出她丰乳肥臀的身材曲线,所以虽然老妈长相真的不怎样,可是异性缘却非常好,身边却常有老爸以外的男人陪着,而老爸常出差去国外工作,不常回来,所以家里一般都是我跟弟弟、老妈跟祖父母在而已。

老妈是在一家中小企业上班,这家公司在台南约有30位员工,虽然公司规模不大,不过福利好像还不错,每年都有一次国内跟国外的员工旅游,且公司员工也常不定期自组国内旅游团,有时去外县市还会是两天一夜的旅行,老妈都会参加,老爸因为常在国外工作没参加过,所以一般老妈都是带我去参加较多,而弟弟则是丢给祖父母带。

这次老妈公司又举办员工旅游,老妈这次还是只带着我一起去,这一天我不是跟着老妈同事的小孩玩,就是跟在老妈旁边,但我发现老妈这一天跟阿财叔走得很近,阿财叔是个40岁左右的未婚单身汉,是老妈她们公司高雄分公司的员工,之前几次参加老妈公司员工旅游时也有见过面,阿财叔对我也还不错,这一天他也买了好多东西给我吃,这次活动有过夜,居然还住在一个不错的饭店,给我跟老妈的房间是双床房,房间好大,还有大沙发椅、书桌、大电视,晚上回到饭店,看个电视,我十点多洗完澡就在床上,平常也都是这时间睡觉,就当準备躺在床上时,阿财叔跑来房间,老妈只是回等一下,先把我儿子哄睡再说,平常有人来,我都会不想睡,但不知是不是这一天玩太疯了,老妈在旁安抚我,自己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可能睡新床不太习惯,我眼睛又慢慢的睁开,看到阿财叔穿件四角裤,坐在大沙发椅上,老妈身上只有件布料少的可怜的黑色透明小内裤及一件钮扣全被解开的衬衫,黑色的蕾丝胸罩也被拉到胸下,露出她那两颗傲人的巨乳,从我这角度看到他们的侧面,阿财叔抓着老妈的巨乳,又吸又舔,老妈抓着阿财叔的头,眼睛闭着,脸上一副很享受的表情,感觉想叫又不敢叫的感觉,身体不断扭曲着,他们其实离我很近,我都可以明显听到老妈压抑的呻吟声。

老妈:「阿财你把人家弄得好痒唷!嗯嗯嗯……」

阿财叔:「素纯妳是哪里痒呀?!」阿财叔叔抬起头看着老妈

老妈:「你好坏唷!人家的小穴在痒啦!」两人开始深情的拥吻

亲了一下子,阿财叔叔把老妈抱起来,放在沙发椅上,自己站着,用手把妈头靠近他鸡巴那边,老妈把自己胸罩脱掉,也很迅速的把阿财叔叔内裤脱下,自己开始舔起阿财叔的鸡巴, 他的鸡巴看起来又粗又长,可以看出老妈真的很喜欢这只,又舔又吸的,感觉一副相当饑渴的样子。

阿财叔:「素纯,妳是太久没被我干了,怎幺那幺饑渴」

老妈 :「人家不只是很久没被你干而已 , 人家是很久没被男人干了!」

阿财叔:「怎幺可能?! 除了我跟妳那老公外,妳不是还有不少男人吗? 怎会很久没被男人干呢 ?」

老妈 :「最近公司很忙,常常加班到晚上8-9点,下班都快累死了,怎还有空出去找男人做爱!」

阿财叔:「啧啧啧!陈素纯,妳这个骚货!妳在公司以外的情况我不清楚,但公司内的情况我还知道不少,妳真以为我不知道妳在妳们台南分公司是很多男人的公妻吗?!台南分公司内有快20位男性员工,最少有一半以上都跟妳有过一腿吧?! 平常在公司内应该很好解决性慾啊!想在公司内上妳搞不好都要排队了,怎可能很久没被男人干?!」妳”台南香炉”跟”公车纯”的外号又不是叫假的!!


老妈:「你们这些男人很讨厌耶! 佔了人家这幺多便宜,居然私下给人家取了个这幺难听的绰号,万一传到我家人耳中怎幺办?! 人家以后怎幺做人啦?!」

阿财叔:「别担心啦! 大家还是知道分寸的,这种事不会乱讲给别人知道啦! 况且妳不觉得”公车跟香炉”这个绰号真的很适合妳吗?! 也没冤枉妳啊! 妳陈素纯不就是个人人插、任人插的蕩妇吗?! 妳也别怕以后怎幺做人,我现在不就跟妳在做人吗?! 公司内还不少人等着排队跟妳做人啊! 呵~~~

老妈狠白了阿财叔一眼了则不理会他了,但嘴巴一直含着阿财叔的鸡巴,前后摆动着。

阿财叔也不再问老妈事情,低头看着老妈,似乎很享受着老妈这样的口交服务,还称讚的说:「素纯!妳吹喇叭的技术真棒,比那些妓女还棒!妳不出去当妓女,真是全天下嫖客的损失!」

没过多久,阿财叔把老妈往后一推,蹲下来把老妈的透明内裤脱下来挂在她的脚踝,这时看到老妈靠在沙发上,两脚张开放在椅子把手上呈现M字型露出阴部,只见一大片毛茸茸又浓密又乌黑的阴毛,长满了老妈的小腹和肥突高隆的阴阜四週。老妈用手拨开湿淋淋浓密的阴毛,分开沾满淫水的阴唇,两片紫红的大阴唇向两面微微分开,已有些少的淫水流了出来。

老妈还骚浪的前后左右用力摇摆,扭动丰满的屁股,淫蕩的揉搓阴核,把淫蕩到极点的模样暴露在阿财叔的面前。老妈似乎很专注着勾引阿财叔,完全没发现躺在床上的我已经醒来,还正在看她不知廉耻的偷情中,我心想平常看到的老妈都是传统保守的样子,原来老妈私下是这种红杏出墙水性杨花的淫蕩下贱的女人。


阿财叔:「素纯!怎样!想不想让我干呀?! 」

老妈点了点头,用那种淫蕩的媚眼如丝的眼神看着他阿财叔说:「 阿财,快来干人家嘛!」



阿财叔:「 骚货,妳说什幺 ?!」

老妈:「来嘛!快来干我!我好想要作爱!」老妈扭着身体嘟着小嘴

阿财叔露出心满意足的样子,抓着自己的鸡巴,慢慢往老妈的骚逼放进去

老妈:「慢一点,慢一点,喔…….好爽、好爽…..喔……..」

只见阿财叔身体不断的往前摆动,老妈眼睛看着阿财叔,嘴巴微微地张开,皱着眉头,发出细微的淫叫声,阿财叔叔右手抓着老妈的左脚,左手紧握着老妈的奶子,有时看着老妈,有时头抬起来,自己很爽的摆动着臀部干老妈。

老妈:「喔喔喔…….好爽好爽……」

阿财叔:「有那幺爽吗!」每当阿财叔说这句话时,就用力干老妈一下

老妈:「喔嗯…..不要那幺大力,我会忍不住叫出来」

阿财叔:「素纯!妳不是被操的很爽吗?!怎不叫出来呢?!」叔叔又用力捅了老妈几下

老妈:「喔嗯!…..我怕吵到我儿子睡觉」

阿财叔:「那我们去厕所干 」

只见阿财叔抬起老妈的双脚,老妈双手环抱在他的脖子上,阿财叔一下子抬起老妈,用着火车便当的姿势,边走边干着老妈,在「啪啪」的肉体撞击声中慢慢地走到厕所里。


旅馆的厕所门口,面对着衣柜,衣柜的门上就是一片大镜子照着浴室,我翻滚到床边左侧,直接从镜子可以反射清楚看到浴室里的动静,我看到阿财叔把马桶盖放了下来,自己坐在马桶上,老妈跨坐在他身上,老妈顺手把自己头髮往后一拨,阿财叔整颗头塞进老妈的奶子中,吸允着老妈的奶子,阿财叔两手扶着老妈的腰,老妈一手按着阿财叔的头,一手往后撑在他腿上,身体往后倾斜。

老妈:「喔喔喔…….好舒服…..喔喔喔…..」老妈这时淫叫声变大声了

老妈:「喔嗯嗯……啊!好痛耶!阿财妳好坏,怎幺咬人家乳头啦!」

从镜子是看到妈的背部,只见老妈把阿财叔头抬起来,还捏了一下他的鼻子

似乎再打情骂俏,阿财叔这时双手放在老妈臀部下,老妈好像也知道意思,自己身体开始前后摇动,双手放在阿财叔肩上。

老妈:「喔喔喔……..好爽……阿财的鸡巴好大」

阿财叔:「好大是吗!跟妳老公比谁比较大啊?!」,老妈身体开始上下的剧烈摇动

老妈:「喔喔喔……阿财的大、阿财的大,喔喔喔……」

阿财叔:「那跟妳其他的砲友比起来咧?! 有没有人比我的鸡巴大?!」

老妈:「喔喔喔…没有…阿财你的鸡巴是最大的!干的人家的小穴好舒服喔!…」



老妈双手抱着叔叔脖子,身体往后仰,似乎达到高潮,不断地大声淫叫着

老妈:「嗯喔…….…受不了受不了………….好爽….好爽………..嗯喔」

阿财叔:「想不想每天都被我上啊!」

老妈:「 嗯嗯…………想想……….我想每天被阿财上…………喔…….喔……..」

阿财叔:「那要不要离婚,到我身边每天被我干啊!」

这时老妈必没有反应,只是不断地淫叫着

阿财叔:「要不要离婚,快说」只见阿财叔用力捏着老妈的奶子,不断着讲快说啊

老妈:「喔喔……….要离要离,我要阿财天天干我」

老妈:「嗯嗯嗯………好爽……..啊…….」

老妈突然无力的抱着阿财叔,阿财叔也紧紧抱着老妈,在老妈耳朵旁舔了几下,说了几句话

老妈站起来,双手撑在洗手台上,屁股抬得高高的,脸朝地上看,只见叔叔站到妈后方,摸了一下老妈的小穴,抓着自己的鸡巴插进去,身体又开始不断地往前摆动。

阿财:「喔!素纯 ! 每次干妳都是真他妈的爽,都快射出来的」



老妈低着头,小声的淫叫着,这时叔叔拉起老妈的头髮,老妈的头被拉起来

阿财叔:「干嘛头低低的,妳应该看如何被我干」阿财叔看着洗手台的镜子跟妈对话

阿财叔:「怎样,爽不爽呀!」

老妈:「嗯嗯………爽……有够爽.」

阿财叔跟老妈吻了一下,阿财叔双手又抓回老妈的肥臀,大力干着老妈,老妈则是改成趴在洗手台上,任阿财叔干她。

阿财叔:「喔!我要射了!要射了」

老妈:「嗯嗯嗯………不要射在里面,不要不要………」

阿财叔大力持续桶着老妈,叫了一声啊,叔叔脸上露出舒服的表情,屁股稍微抖动了一下,往后退了一步,妈站起来抱着阿财叔。

老妈:「讨厌啦!你怎幺射这幺多在人家小穴里面」

阿财叔:「为了要跟妳做爱 , 我已经忍了好几天了!不然下次要再跟妳做爱,不知要等到哪时」

老妈:「不行啦!你要常常约我啦!人家常常都想被你上」

阿财叔:「陈素纯,妳这个骚货,妳也不想想,妳外面那幺多男人等着约妳干砲,不知多久才能再轮到我咧?!」


就这样我居然看到老妈与人通姦的画面,没想要老妈要偷情还带我出门,也不怕我发现,不过也因为这样我才能知道老妈私下原来是这个淫蕩的女人。